北京到底有多忙?

工作的时候,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是办公室。回家的地铁只要有信号就可以掏出电脑来办公。晚饭的餐桌收到客户的信息,就立刻放下筷子来回复。出差的路上没买到坐票即使是蹲在地上要赶方案,有几次加班到凌晨五六点,然后我补个妆就又去上班了。我太难了,这是我来北京工作的第三年零一百二十四天。奇怪的是,在这个跌倒就顺势躺下的时代,我们这些人反而跑了起来。上班的路上化妆,敷面膜的时候用2倍数看电视,运动的时候也要在耳机里播放管理学的课程。压力下的我们都明白,要想变得更好,就要在生活榨干我们之前先把生活榨干。

Write a comment